<acronym id="ciwyk"><div id="ciwyk"></div></acronym>
<acronym id="ciwyk"></acronym>
<acronym id="ciwyk"><center id="ciwyk"></center></acronym><acronym id="ciwyk"><small id="ciwyk"></small></acronym>
<sup id="ciwyk"><div id="ciwyk"></div></sup>
X
  • 隴上孟河

  • 中電智媒IOS版

  • 中電智媒安卓版

X

以機制創新釋放市場活力

來源: 時間:2022-07-06 13:55

 以機制創新釋放市場活力

 ——自愿減排市場探索實現高質量發展

 中國能源新聞網記者 王若曦

  6月15日,四川聯合環境交易所發布了《四川碳市場運行報告(2022)》(以下簡稱《報告》)。《報告》指出,截至今年4月30日,四川碳市場累計成交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CCER)近3500噸,按可比口徑在全國排名第4位。

  四川省是全國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特別是去年,受減碳政策、全國碳市場啟動等影響,四川省的自愿減排市場交易量迅速增長,市場活力加快釋放。四川省在自愿減排市場的探索實踐也是我國推進自愿減排市場高質量發展的縮影。

  作為中國碳交易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項目經歷過全國碳市場第一個履約周期后,有望于2022年重啟。當前,自愿減排市場交易意愿高漲,市場參與主體減排意識和能力水平得到有效提高。業內專家表示,為在未來更好地發揮市場對于資源的配置作用,我國需要通過完善自愿減排市場的制度體系和管理模式,并引入金融創新手段,持續推進高質量自愿減排市場的構建。

  探索建立高質量自愿減排市場

  2012年6月,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溫室氣體自愿減排交易管理暫行辦法》,首次規劃了自愿減排市場整體框架體系,提出重點排放單位每年可以使用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抵銷碳排放配額的清繳。

  此后,自愿減排交易信息平臺于2015年上線,CCER進入交易階段。為了完善和規范相關交易,國家發展改革委于2017年3月發布公告,暫停CCER項目備案,存量CCER仍在各試點碳市場進行交易。隨著去年全國碳排放權交易市場的正式開啟,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實現與全國碳市場銜接,存量CCER資產在全國碳市場第一個履約周期得到進一步有效處置。

  2012年至今,我國自愿減排市場運行管理體系逐步完善,控排企業利用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進行配額抵銷,自愿減排市場為推動經濟社會實現碳減排目標、推動綠色低碳發展轉型作出了積極貢獻。

  據國家氣候戰略中心統計的數據顯示,目前,約6000萬噸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已被用于試點碳市場和全國碳市場配額清繳履約抵銷。這些用于抵銷的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不但直接為重點排放單位降低了配額清繳履約經濟負擔,也為自愿減排項目業主直接帶來經濟激勵約20億元。

  在EDF美國環保協會與北京綠色交易所聯合舉辦的“雙碳目標下的自愿減排市場展望”圓桌論壇上,北京綠色交易所董事長王乃祥表示,自愿減排市場作為我國碳交易體系的重要組成部分,是助力國家和企業實現碳中和的重要渠道,是推動碳市場深化發展、實現低成本減排的重要政策工具。

  高質量的自愿減排是推動“雙碳”目標實現的加速器。當前,我國正在努力構建高質量的自愿減排市場。

  “一帶一路”綠色發展國際研究院執行院長張建宇表示,高質量的自愿減排是應對氣候變化目標的根本需求。實現高質量的自愿減排不僅取決于項目類型,也取決于項目管理的質量。自愿減排項目是強制履約市場的重要補充,并為靈活履約提供了可行性。高質量的自愿減排可以幫助強制履約市場調節供需平衡,并幫助探索有效碳價。

  完善機制驅動資源高質量配置

  自愿減排的核心目標是要用市場化的手段推動“雙碳”目標的實現。我國自愿減排市場有待進一步擴大交易規模與增加參與主體。而通過市場機制的不斷完善,可以更好發揮自愿減排市場的效用,推動其實現高質量發展。

  對此,英國兒童投資基金會中國項目主任劉強認為,應采取多方協作的方式,政府、研究機構、金融機構、第三方機構進行配合并集思廣益,形成更加清晰的制度設計,在關鍵的機制上形成相對統一的市場規則和標準,這樣才能充分調動市場的力量。與此同時,要推進“邊試邊做”,對于完善市場機制的關鍵問題通過試點的方式去解決,比如解決如何形成更有效的市場驅動機制、如何形成規模化的參與意愿等關鍵問題。

  進行自愿減排市場交易的基礎是確保碳排放數據的真實準確,信息公開是完善自愿減排市場機制的重要任務。信息公開既增強了市場交易的透明度,確保市場參與主體作出合理決策,也維護了市場交易的秩序。

  自愿減排市場應加強全體系信息披露和聯合懲戒制度建設。國家氣候戰略中心總經濟師張昕認為,我國要進一步強化信息披露制度的建設,信息披露對象不僅包括項目業主,還包括審定核查機構、交易機構及平臺。更重要的是要在信息披露制度的基礎上,建立聯合征信懲戒管理機制,通過這樣的管理機制來規范市場交易、項目審定和減排量核證。

  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項目開發之前,需要通過專業的咨詢機構對項目進行評估,判斷該項目是否可以開發為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項目。加強對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審定與核查技術服務機構的管理將保障自愿減排市場有序運行。

  “具有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第三方審定與核證資質的企業擔負著確保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項目質量的重要責任。國家需要壓實企業對于數據質量管理的責任,此外建議相關部門建立聯合的監管機制,加強對具有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量第三方審定與核證資質的企業的管理,從而提升項目質量。”張昕表示。

  創新金融產品滿足多元化需求

  隨著自愿減排市場不斷發展,金融手段創新的重要性也在逐漸凸顯。金融手段創新可以幫助企業盤活碳配額資產,還能讓更多的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項目在開發階段獲取更多前期的資金支持。自愿減排市場中多元化的需求催生金融手段創新。如何有效支持金融產品創新從而服務于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項目是市場交易需要破解的難題。

  中節能衡準科技服務(北京)有限公司董事長廖原表示,國家核證自愿減排項目主要為實現履約交易、金融投資、公益性減排等多元化目標。而多元化目標激發了多元化需求,當前自愿減排市場需求量較大且需求增速漲幅顯著。對比國際市場,自愿減排市場的交易率還是比較低的,這也說明當前金融創新產品發揮的作用是有限的,需要把多種金融資本需求引入到自愿減排領域中去。

  企業對于自愿減排的需求是金融創新的最大動力。瑞士銀行投資銀行研究部亞太ESG(環境、社會和公司治理)/可持續發展研究主管胡炳熙表示,基于自愿性的市場交易基礎,自愿減排市場發展的側重點主要在于滿足需求端多元化的要求。參與自愿減排的企業對減排的需求量、購買碳排放配量的用途和目的、何時需要進行交易等因素將會影響到金融創新的方向和規模。

  對于如何實現自愿減排市場金融創新,廖原認為,在市場需求快速增長的背景下,我國需要進行有針對性的金融手段創新,證監會今年4月公布的碳金融產品行業標準中提及的和自愿減排相關的碳市場工具是金融產品創新的基礎。另外,在創新實踐中需要不斷探索不同類型的自愿減排工具和產品,逐步實現從“高量”向“高質”轉化。

責任編輯:王瑋玲

广西河池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网站